湖畔漫談 評論、文史與隨筆
臺塑六輕——締造繁榮,毀滅環境
2018-01-21
Huang Zhen

國小母校距離六輕(註1)約莫十公里,天氣好的時候,矗立在北方的煙囪群清晰可辨;不過,當北風將濁水溪滾滾沙塵往南送時,就什麼也看不見了。

註1/本文「六輕」指麥寮離岸式工業區,這個簡稱來自於其中設置的第六套輕油裂解廠。

圖:蚵農凌晨時摸黑在六輕的惡臭空氣下工作(陳柏銓,2012年攝,CC BY 3.0 授權)來源網址: https://cyberisland.teldap.tw/P/qHUFtxLuwSQ

父母皆在母校任導師,週三只上半天課,下午全校教師都要參加「進修研習」。記得國小二年級的時候,有一次「進修研習」我也跟著去了——臺塑六輕招待全校教職員去參觀廠區,連遊覽車都租好,老師只需要負責上車,就差沒有唱卡拉OK。六輕導覽人員講述時,以當時年紀來說,聽不太懂,只覺得行政大樓的大廳金碧輝煌,外頭廠區一支支煙囪,相當雄偉壯觀。中年級時,開始從《國語日報》進展到看《聯合報》、《自由時報》,才知那些高聳的煙囪,正汙染我們的空氣;六輕辦公大廈的輝煌,是建構在麥寮、臺西鄉民罹癌率逐年增高的痛苦上。

六輕如果爆炸 不用想逃命:「逃不掉的」

高年級,導師上課時講到六輕,一時無奈地說:「六輕若是爆炸,我們也不用逃命了,逃不掉的。」詢問班上同學,對六輕的看法,倒是有不少同學認為六輕應該拆遷、移廠,其中不乏父母在六輕工作,一家生計全靠臺塑者。

國小學生可能還不用擔心家中生計,但是六輕廠區養活多少雲林人,就算對環境破壞再怎麼嚴重,雲林怎麼能夠、怎麼捨得讓這些工廠拆走?

雲縣府希望六輕搬走嗎?

臺塑是該搬走,為了自己的尊嚴著想。

廖泉裕縣長當年表示雲林可以接手宜蘭縣陳定南縣長不要的六輕,麥寮鄉民「歡欣」、「鑼鼓喧天」地歡迎六輕。確實,六輕的到來,使麥寮工商業成長不少,鎮民數也增加到幾乎可以設鎮——人口應該比全縣最小的鎮土庫鎮多了。但二十年後,環境問題浮現,麥寮人,以及受惠較少、原本就不甚滿意的臺西人,群起抗爭;坐收億餘回饋金的雲林縣政府,樂得笑呵呵,對鄉民陳抗只是敷衍。錢不夠時,蘇治芬(註2)再假意與鄉民站在同一陣線,到臺北去跪行政院、跪環保署,等到臺塑拿錢出來消災,就「和解」,找個臺階下,繼續拿錢蓋蚊子館、宣傳政見。又沒錢了?勒索臺塑啊!不給錢我勇伯(註3)就不給你燒煤,讓你停擺。

註2/蘇治芬:前雲林縣長。
註3/李進勇:本文撰寫時(2018年)為雲林縣長。

臺塑六輕雖然是「萬惡深淵」,其實有在回饋地方,如本來住在臺西鄉的外公外婆,就曾經收到「臺塑產品禮盒」;父母親幾年也會有臺塑送給老師的「回饋禮物」,而母校北棟大樓,也是臺塑捐款千萬蓋的。只是,回饋可能挽回民眾健康?可能平息民眾怒火?再多的回饋,可填的飽雲林縣政府的獅口?

環境

六輕 李進勇 蘇治芬 雲林縣政府 麥寮

分享
分享給你所有的朋友

留下留言
來插頭香吧!成為第一個留言的🌚👏👏

不建議使用真實姓名
這不會公開
選填
留下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