湖畔漫談 評論、文史與隨筆
《高級中等學校學生編班及轉班作業原則》是「常態編班」
2023-11-29
Huang Zhen

今年也有適性班編班受到挑戰,但幸好社區內家長仍對我們辦學報以肯定,報到率很高達98%,錄取分數亦未降低,謝謝全體同仁努力。

虎O高中2023年7月25日擴大行政會議,陳O珍校長報告

個人對「常態編班 vs. 能力編班」這個教育政策的觀點,是反對「能力分班」,支持「常態分班、能力分組」。我不會憑感覺選一邊站,但是內心立場的抉擇,恐怕無法在本文的篇幅說明清楚,而有需要另外寫一篇文章解釋。因此,在立法者已經決定常態編班的政策下,本文就單純從法的解釋層面檢討,如果(普通高中)學校仍然採取「能力分班」,會有什麼問題?

一、法規的解釋

高級中等學校不可透過會考成績或其他學科測驗作為分班依據

教育部《高級中等學校學生編班及轉班作業原則》(102年修正通過,以下簡稱編班原則)有關高級中等學校編班作業規定:「依特色招生管道入學、通過資優鑑定及其他各該主管機關核定班別所招收之學生,應依報經主管機關核定之計畫實施編班(科、組)及教學。」(第6點)、「除前點所定之學生,得依S型排列、採公開抽籤方式或採電腦亂數方式實施編班。」(第7點),相當清楚。

此外,教育部國民及學前教育署高級中等教育組在第3屆高級中等學校學生與署長有約活動南1區正式提案第1案的答覆也提到:「……爰除本原則第6點規定外,學校不可透過會考成績或其他學科測驗作為分班依據。」所謂學科測驗,以教育現場出現的各樣態測驗來看,舉凡語文、數學、自然科學、社會領域的紙筆測驗,無論是期中/期末考(段考/月考)、新生入學測驗,都應該認為是學科測驗。

二、學校個案的違法情事

基於對上述法規的認識,我在2022年9月初,看到「告白國立虎O高級中學」上又有關於能力分班抱怨的貼文,便草擬一份行政違失舉發函,送到國教署。函文包含兩間高中的違法事例,由於原文是以公文書的文體撰寫,在此先翻譯成一般白話文後,再行列出:

(一)虎O高中

虎O高中經過主管機關教育部國民及學前教育署核定,設有普通科、數理資優班、體育班。在前校長楊O森任內,增設「數理實驗班」(103學年度起)、「語文實驗班」(102學年度起)。但是虎O高中108、109學年度課程計畫中,被核定的科別並無「數理實驗班」、「語文實驗班」在內,因此,虎O高中的實驗班,並不是《編班原則》第6點所謂的「各該主管機關核定班別」。

不過,虎O高中的實驗班在109學年度(含)以前,是在高一入學時自行辦理學科測驗,甄選學科成績優異的學生,獨立編成數個班級。這部分有以下的證據可以證明:

  1. Wayback Machine 虎O高中校網存檔(內有實驗班甄選要點、試題的連結,因為國教署實施高中學校網站向上集中政策,這個網頁於110年8月虎O高中網站改版後,已經將證據刪除泰半)
  2. 107年7月17日行政會議紀錄特教組報告:「107 學年度特殊班報名:共計 341 位報名。數資班……。實驗班:194 位(7/24-7/25 考試)」可證明該校的確有辦理實驗班。同一份紀錄,校長薛O埠指示:「特殊班……委員會應以公開公正但題目不公開為原則,避免資優生未能就讀實驗班」可證明虎O高中以學科測驗型式,甄選學科表現良好的學生編入「實驗班」。

不過我聽說,因為虎O高中這樣的行政違失被他人舉發(這裡不是我好嗎?請不要以為我有這麼閒。不是所有陳情虎O高中的信都是我寄的啦!),國教署去函要求虎O高中改善,該校便取消自辦學科測驗,改成直接以國中教育會考成績編成「實驗班」(有110學年度新生入學Google表單,內要求學生填報國中教育會考成績,並請學生填報適性就讀性向,雖證據力稍顯薄弱,仍可資參照),且實驗班改稱「適性編班」。這一部分,雖然沒有直接的證據,但是國教署身為主管機關,應該負起監督的責任詳加查證才是。

虎O高中學生高一升高二時,又會依照高一上下學期計五次期中、期末考的成績(屬學科測驗性質,已如前述)遴選「普通班」(即同為普通科,但非「實驗班」者)學生加入「實驗班」,或將未達特定學科成績標準之學生予以強制轉班。可見該校高一升高二時,也有利用辦理學科測驗甄選學科成績優異學生編班的情事,並有109年9月22日行政會議紀錄特教組提案「實驗班轉出轉入實施計畫修正草案」可以證明。

就算已經被檢舉了(請見上上一段),110學年度入學學生,仍有上一段的類似機制,這部分我也有聽說,不過沒有證據。國教署身為主管機關,應該加以調查,如果是真的,就應該促請虎O高中改善。

(二)溪O高中

溪O高中「重點班」111年招生未經國教署核定,且依該校網站資料,是依國中教育會考成績編班的班級。該校違失事證至臻明確,國教署應該予以督導改善。

國教署戮力推動教學正常化,但第3屆高級中等學校學生與署長有約活動中2區、南1區的正式提案內容,都提到有高級中等學校違反《編班原則》的情事,同時證諸以上兩校的案例,可見各校不合規定或陽奉陰違,甚為普遍。

三、寄出之後的思考

誠然,套句高中導師經常拿來告誡我的話,如果我們過於著重「法」的技術性解釋,那便會淪於「法匠」。往往這句話會跟著建議我採取「情理法」的思考,不過,我認為柯文哲講的一句話,在此更有道理:(雖然柯北北講的大部分,可能,嗯)

台灣人常講情理法,先進國家不會講這個概念,因為法本來就要合情合理。只要我們繼續講情理法,就表示我們是一個落後的國家。

立法者充分考量「常態編班 vs. 能力編班」的各種利弊後,選擇了前者,這一立場,恰巧與我大致相符。因此,我就也沒有在我的陳情內容中,檢附我對這個教育政策議題的看法。

過了一個月,我收到國教署的回函。在溪O部分,國教署調查結果是:

經查該校110年及111年有關網頁「重點班」訊息為學校公告缺失,造成社會人士誤解,本署業請該校確實檢討改善並移除網頁不正確訊息。

虎O高中部分則是:

有關您來信所附該校實驗班轉出轉入實施計畫已廢止,該校110學年度年未辦理實驗班。

話說,我本來就沒有期待國教署能有如何地積極作為,畢竟這種作法大概是社區高中通病,我也不奢望國教署能給我滿意的答覆。不過,這兩封回函內容根本是擺爛,尤其在虎O高中部分,列舉事證這麼多,國教署卻只是輕輕放下。我不清楚,這樣的教育主管機關到底可以發揮什麼教育行政監督作用?基於對國教署承辦人的憤懣,我寄出了第二封信。我沒有要針對虎O高中,我是要針對國教署,但想想,這種奇葩的函文內容大概也是國教署照抄學校回覆,打擊到虎O高中,雖然不能說是有意,或許也不違背我的本意。

四、第二次陳情函

經過前面的說明,讀者應該可以大致了解我的主張,以下就把第二次陳情函原文直接附上:

(Start)

主旨:貴署111年10月3日臺教國署高字第1110000000號函覆本人有關國立虎O高級中學(下稱虎O高中)編班疑違反規定之行政違失舉發案,認貴署採取之措施不足,並對貴署稱「該校110學年度年未辦理實驗班」有不同意見,爰再次陳情,建議能入校詳加調查。請辦理惠復。

一、高級中等學校不可透過會考成績或其他學科測驗作為分班依據:

按高級中等學校學生,除依特色招生管道入學、通過資優鑑定及其他各該主管機關核定班別所招收之學生,應依報經主管機關核定之計畫實施編班(科、組)及教學外,得依S型排列、採公開抽籤方式或採電腦亂數方式實施編班(高級中等學校學生編班及轉班作業原則,下稱系爭原則,第6、7點參照)。次按高級中等教育組於第3屆高級中等學校學生與署長有約活動南1區正式提案第1案之答覆(下稱系爭提案答覆)言及:「……爰除本原則第6點規定外,學校不可透過會考成績或其他學科測驗作為分班依據。」所謂學科測驗,綜合參酌我國教育現況,應謂語文、數學、自然科學、社會領域之紙筆測驗而言,無論係期中/期末考(段考/月考)、新生入學測驗,均宜認係學科測驗。

二、虎O高中110學年度編班作業違反系爭原則規定及系爭提案答覆之意旨:

(一)查虎O高中於110學年度高一新生係依國中教育會考成績編班;高一升高二學生係依學科測驗編班,說明如下述「三、」。(二)下述「三、」之事實,校內並無公開上網明文規定,故陳情人尚無法提出佐證,然貴署倘入校訪查學生,即可知悉下情。

三、虎O高中110學年度編班作業說明:

(一)查虎O高中於110學年度辦理新生線上報到期間(110年7月),以Google表單蒐集高一新生之國中教育會考成績資料,並請學生填答適性就讀性向(數理或語文)。嗣於編班作業期間,將普通科國中教育會考特定科目成績較佳之前一百三十餘名學生,編為9-12班,並於校內稱為「適性編班」。其餘1-8班學生,才有落實S型編班。

(二)次查該校同學年度高一升高二之普通科學生係以高一上學期第一次、第二次期中考、期末考、下學期第一次、第二次期中考計五次學科成績評量(此屬學科測驗,自不待言)成績為編班依據。編班實務說明如下:

1、先依校排百分位是否達50%,區分普通班與適性班:其普通科9-12班(即該校對內所稱「適性(編)班」)依上述成績採計,校排百分位不在50%之內者,強制改編至普通科1-8班(即該校對內所稱「普通班」);普通班成績達特定標準者,可遞補進入適性班。

2、適性班除由普通班遞補進入者外,高一升高二不重新編班。

3、普通班再依下列辦法編班:普通班學生得選填A文法商、B理工資、C生醫農班群。其選擇B、C班群,且依上述辦法計算成績,成績較高者,各擇十餘人,混編為該年級之6班(該校對內有稱「自強班」、「自然組好班」等)。其餘學生,依所選擇班群不同編列為A班群(1-3班)、B班群(4、5班)、C班群(7、8班),各班群內部除A班群尚區分為數學A、數學B班級外,再採S型編班。

三、貴署採取之措施有失妥當:

(一)虎O高中編班疑違反規定之行政違失,業經本人111年9月5日函貴署舉發,略以:該校110學年度入學高一新生之9-12班稱為「適性編班」係以國中教育會考成績為編班依據,同學年度高一升高二學生係以學科成績評量為編班依據,並經貴署111年10月3日臺教國署高字第1110000000號函覆,略以:「該校實驗班轉出轉入實施計畫已廢止,該校110學年度年未辦理實驗班。」

(二)惟本人於111年9月5日陳情函中,早已敘明該校110年新生非辦理實驗班,而是改以「適性編班」名義,賡續以能力編班。況該校108、109學年度入學學生,在110學年度尚未畢業,亦均存有「實驗班」,即每年級之9-12班。然貴署卻刻意忽略此節而未予答覆,恐與處理人民陳情相關作業要點不合。

(三)復揆諸上述「二、」、「三、」,益徵虎O高中採「適性(編)班」之名,辦理「實驗班」之實,至為明確。貴署竟採信該校110年未辦理之推諉、可笑說詞,實屬失職。

四、貴署戮力推動教學正常化,然第3屆高級中等學校學生與署長有約活動中2區、南1區之正式提案內容,均提及有高級中等學校違反《編班原則》之情事,同時證諸前述,可見仍有如虎O高中之學校不合規定或陽奉陰違。請高級中等教育組及視察室督導改善,並將處理結果函覆陳情人。

五、倘貴署不依職權為有效查證,仍逕採信該校避重就輕之狡辯,陳情人將就本案向立法院請願或向監察院陳情,併予敘明。

(End)

這次陳情函收到國教署具體回覆,說會入校查察,至於到底有沒有做到,我接到高中導師所轉達、來自虎O高中的不滿訊息(詳後述)後,便沒再追著國教署問,依照後來聽到的傳聞(亦詳後述),恐怕也沒有。

附上陳情函的主要用意,是想讓有意撰寫陳情函的人可以看看,有依據的說明,附上證據,駁斥被陳情對象的說法,並且在最後表明你的權利(尤其是,立法、監察兩權是克制行政權的良藥),讓承辦單位了解到你是不能唬弄的,可以獲得更具體的回覆。

五、法解釋以外的問題

(一)

誠如先前所述,我只有單純地從法解釋論上指摘虎O高中違法,並沒有提到我反對(或者說較不支持)能力編班的實質論點。因此,在陳O珍校長神通廣大地知悉這封信件是虎O高中的學生【要不是沒有證據,恐怕臺中地檢署就會收到國教署公務員洩密的刑事告發函,不知道彭富源、張永傑到底是怎麼管底下人員的呢?】,請我的導師來確認是不是我所陳情,而我並不否認之後,他對我過於僵化於法令規定,而無視虎O高中採取此制度有正當理由一事似乎感到不滿,也表達了失望。

導師認為虎O高中非處都市地帶,無法透過國中會考進行「能力分校」,為了教學考量,採取能力編班有正當的理由。也提醒我,我自己國中就讀特殊班級,後來又透過繁星推薦錄取大學,可見我也是特殊體制受益者,為何要推翻它?並且我的行為會讓想考校長的主任因為要擔負責任無法實現願望,以及我是不是要把高中同學的妹妹 = 任課老師的女兒趕出實驗班?

我沒有回應,這也當然地成為我與高中導師(截至2023年11月29日)最後的對話,殊為可惜。其實,看到這些質疑,我倒不是完全沒有想回應,但老師恐怕不是想聽我回應。就將這部分撰寫在此,權當自言自語。

1.對於最後的問題 (把實驗班同學趕出實驗班部分),深感冤枉,絕無此意。我是希望國教署能就此議題更積極處理,且虎O高中能在未來改正。至於已經就讀實驗班學生,倘予拆分,恐怕有更大的負面效應,也不是我所樂見。2.倒數第二個指責 (主任因此事要自請處分, 不利於校長遴選),我只能說情感上我對不起主任,他人滿好的,也幫了我與同儕不少忙,但我理智上還是認為他經手的編班這件事違反現行法令。老師或許覺得我有針對主任的意思 (我實在看不出來,我有何要針對他的動機),就此,我個人的看法是,制度要改,人可以不懲處;如果人懲處了,制度不改,那懲處也無益。很可惜,就我目前的了解,陳校長似乎比較偏好後者,只是現在的方式又更加隱晦一些,不看一些數據 (比如: 大型考試校排前n名佔全班人數比例) 是無法看出來的。3.最後,依我現在的價值觀,我受益,不代表我就認為它是正確的。至於虎尾高中採行能力編班的理由,我也不完全贊同老師的看法,但是就如開頭所述,這個議題需要留待新寫一篇文章,梳理我的想法。在此還無法回覆。

(二)

此外,新一屆高中生進入大學後,我也聽說我因為承認那封陳情函出自我的手筆(其實我是俗辣,我只有承認「資料是我提供」,沒膽承認整份都是我自己寫的,不過老師好像覺得資料我提供就等於是我寫的),我在虎O高中黑掉了。這點我倒是覺得沒差,當初用本名陳情,就是覺得相較對學校的感情,我認為有些事更具價值。但前面導師提到主任因此考校長不利,倒是感到相當抱歉,也不太好意思放假再跑回虎O高中。因此,除了上次分享大學升學準備 (雖然與樹枝班分享法律系好像沒多大實益) 兼去模聯 (或許我該努力減少與模聯接觸,免得整個社團因為N年前的學長跟著一起黑掉) 外,我也就沒有再踏進虎O高中一步。

有些老師揣測,我會不會是因為自己讀樹枝班,弟弟只讀普通班沒進實驗班,然後就想要搞掉實驗班,大家都混成普通班?或是熟悉的老師因為不滿校內制度,找我當槍手投書?在此說明,第一次函的主要動機,是我更認同常態編班的價值。我選擇虎O高中,不是因為我被虐待三年懷恨在心所以檢舉母校,不是社團指導老師請我幫忙寫信投書,也不是因為我收了私校或雲林二中的錢,更不會是因為家人的因素(拿錢請我弟弟去實驗班讀,他說不定還不要呢。會有這種想法,要嘛不認識我,要嘛不認識他…),單純是因為我只知道虎尾高中怎麼分班,這是除了溪O直接列在網站以外,我唯一可以舉出來的例子。至於第二次函,就恐怕有一點針對的味道,也就是:我對10月3日那封擺爛的回函非常不滿意,所以第二封函對國教署措辭也就非常嚴正。如果這種回覆是虎O高中擬的,那我確實有針對這封函的意思,如果不是,那虎O高中算是被掃到颱風尾吧。

2023年11月29日

學校行政與法制

虎尾高中 陳惠珍

分享
分享給你所有的朋友

留下留言
來插頭香吧!成為第一個留言的🌚👏👏

不建議使用真實姓名
這不會公開
選填
留下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