湖畔漫談 評論、文史與隨筆
從「體育組教練事件」看虎尾高中的校園治理問題
2023-01-06
Huang Zhen
底圖:作者2022年拍攝

2021年5月29日,星期六。

這天下午,在雲林縣虎尾高中的最大網路討論版《告白國立虎尾高級中學》(下稱告白虎高)上,出現了一篇匿名貼文。貼文的附圖,是在天色暗沉的學校操場上,打上兩排殷紅字跡:

虎尾高中體育組的她們 是如何在高中三年毀掉我/之後我踏上虎高操場 都只剩下膽怯

這篇文章在筆者來得及看到前,已經被刪掉了。但是,筆者晚上打開Facebook,一排滑下來全部都是《告白虎高》的貼文,滿滿的義憤填膺。

所以說,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

一、背景:「體育組教練事件」不當管教造成學生陰影

一位普通科的學長,雖然未就讀體育班,仍自願在放學後配合虎尾高中田徑隊練習。但是,據他說法,學務處體育組的運動教練,卻屢屢敷衍、刁難、貶低他,阻撓他參賽。學校還在幾天內憑空訂定一份《虎尾高中普通班參加田徑隊對外比賽之規定》,種種不合理的條款、沒有程序正義的行政行為,在在顯示虎尾高中視學權如無物。

更甚者,這位學長想以土庫國中名義參賽,虎尾高中還打電話質疑為何土庫國中要幫忙他報名。學長徵詢學校體育教師同意後,借用器材練習,教練卻在體育班學生面前,指責他借用器材不報備。

畢業前幾天,學長終於在社群平台上,公開了這樣的舉動。

二、虎尾高中所採取的措施

(一)家醜不宜外揚,請你先刪文

這篇文章出現的數小時內,學長就主動向匿名粉絲專頁申請刪除該篇文章,原來是學校致電他說明、討論。我想,電話中大概也提到希望學生撤下貼文,畢竟5月下旬是招生季,負面評論恐怕會讓家長送孩子前來就讀本校前好好地思考一番。

我們往好處想,刪了文章不就代表雙方互相諒解,希望就此了事嗎?可是,依照一位廖姓學長的發文(詳後述),還有幾份轉發的評論中所述,似乎是學校向當事人說明發文可能負上的刑事責任,導致當事人心生畏懼,才將文章撤下。

然而,在告白虎高刪除一篇文章,就跟南投縣政府想刪除旭光高中學生涉嫌性侵相關貼文一樣,只會讓事情愈滾愈大。112級學生會長當選人蘇柏任同學就在留言中說:

能夠如此效率的壓制學生的聲音,我知道我大虎中做得到,但紙鐵定包不住火的,如果不用適當的方式滅火,小心到最後玩火自焚了。

當天晚上9時許,身為當事人好友的廖姓學長,即在個人臉書頁發文(連結),並將網址貼到告白虎高,說:「如果沒人敢承擔風險的話,那就由我來吧」。

廖學長的這篇文章題為〈給有考慮讀虎高的學弟妹參考參考〉,提到現在學校決策圈似乎視學生「不讀書就沒前途一樣」,接者舉出作者自身擔任宿舍自治會幹部任內,學校對待數理資優班與普通班標準不一、宿舍生活輔導決策未經溝通為例,並說明高層愈形無視學生意見,也缺乏與學生溝通、互相了解的誠意。而且,各行政處室之間權責區分不明,互踢皮球,屢屢導致學生無所適從。

文章結尾,他寫道:學校不應為了招生考量,壓抑學生對學校公開發表意見的自由,並發起「#虎高踢爆運動」,提出三大訴求:「一、學校道歉並改進錯誤。二、還給受害者一個公道。三、讓學校不要再無視學生的聲音」,期待本校學生能共同為自己發聲。學生會也在兩天後正式發文力挺,要求學校儘速調查,若屬實應將涉案體育教練解聘。

(二) 大事化小,小事化無

這起事件學校一直沒有對外解釋,甚至沒有向全校學生做任何說明,直到當事人發現學校在5月31日召開校園危機事件處理會議後,遲遲沒有調查進度,向臺灣青年民主協會爆料,讓青民協把這件事公開到檯面上,學校才願意回覆記者「疫情期間不方便開會調查」(但是,就在這同時,學校卻能召開校事會議、校務主管行政等等會議)。

結果,這起事件究竟有沒有處理?沒人知道。或許當事人希望解決的問題已經解決(筆者相當懷疑這點),涉案教練已經受到懲處(以我國政府機關做法,懲處應該就代表結案,至於根本原因有沒有處理,恐非所問),然而學校並未告知學生會,更沒有向學生公開,對學生來說,這就是一起「沒有下文」的事件。

學校的作法,並不尊重法定的學生自治組織,可見領導階層或許仍然覺得,學生是來來往往受教育的客體、三年換一批的過客,並非能夠參與校務的教育權主體。

三、學生的看法:沒有一面倒

疫情期間,最方便了解學生輿論的管道就是網路了。

就個人來看,廖姓學長文章所述,教練是最後一根稻草(拿大家耳熟能詳的二二八事件來比喻,就是那位開槍的緝私員),學校對學生的態度、要求刪文這樣的言論限制(外省人總督陳儀、社會文化衝突、經濟蕭條、通貨膨脹等),才是其文章的重點。

但是,一些對其文章的評論(如#告白國立虎尾高級中學5893),讓筆者覺得殊甚可惜。能擁有獨立思考能力,不會盲目支持與自己利益相同的群體(例如學生在師生衝突中都傾向支持學生)固然是好事,可是以這篇評論的態度,若整間學校都對如此事件袖手旁觀,未來還會有多少隱形的受害者?

學生會發聲支持貼文的 Instagram 留言也很有趣。如果有追蹤附近時間點文章的話,可以發現 Facebook 上初期是以挺這位當事人學長 + 嗆聲的廖學長為主,後續才有一些不同聲音冒出來,但是蓋不過留言、匿名、轉發評論等明顯主流的立場。至於 IG 上倒是不同立場者甚多,「如果是因實力不足或者是與教練們的私人恩怨而發這篇文章,我會覺得有些不妥」(bozhou_03)、「動點腦好嗎 全國賽事不是你想比就能比的 當我們每天訓練都假的?」(wun_jhih_lin)等。

由於筆者對體育界事務了解不深,甚至可以說是毫無了解,因此,筆者也只能針對學校體制與校園治理方面,來做一番討論了。

四、思考:虎尾高中有什麼問題?

從廖姓學長對學校深刻的觀察與精闢的分析中,我們可以發現虎尾高中的決策高層,似乎還有著一些沉痾。以下就其提到的三點,略為分析:

(一) 「不讀書就沒前途」的觀念

當然,每個老師有他的教學自主權,一所學校的風氣也會由這所學校自己形成。當教改的普世價值透過108課綱,希望導正台灣家長「萬般皆下品,唯有讀書高」的觀念時,雲林鄉下地方社區家長的傳統思維卻根深蒂固,難以撼動。學校仰賴家長把小孩送進來,自然也必須迎合家長的口味,以致本校積習已久,不思改變。就有身為校友的學校老師跟我說:「我感覺現今的虎尾高中,不比我們以前了!」

要說學校只會叫學生讀書嗎?其實也不到這麼嚴重。學校還是有老師相當注重社團發展、學生活動等,訓育組 + 活動組也把社團博覽會辦的有聲有色。我相信土庫國中的學弟妹來過耶誕成發,應該會覺得「這群高中生玩社團簡直是玩到瘋了」。可見本校決策階層對升學以外的事,可能沒放那麼多的心力關照,但學校還是在慢慢蛻變。

(二) 學校不重視學生意見,缺乏溝通 + 各處室分權不明

這個筆者是非常「有感」。先來說說筆者在高二英語話劇比賽當天,跑了兩個處室時,目睹的一件小故事:

話說當天是本校自己的補課日,筆者到教務處詢問:「請問今天是否有第八節輔導課?」結果教務處老師回答:「沒有喔。這個行事曆上有寫。」

此時,一旁有學弟妹問何時放學的問題,組長拿起電話打到教官室,結果不知為何,來往數句僵持不下,居然沒有結論。

下一節下課,為了確定下午何時去輔導學弟妹交通服務隊值勤,我又跑到教官室問:「教官,請問今天幾點放學?」結果教官臭著臉回答:「我們也不知道阿,這是教務處在處理的。」旁邊生輔組長補一句:「反正今天校車是5:05來啦!」嗯?反正我獲得答案了,所以就離開教官室,也沒多思考為什麼整間教官室充滿一股奇特的氣壓。

結果幾天後,一位任課老師上課上到一個段落,開啟閒聊模式,就講到了他知道的內幕:原來,當天學校沒有規劃輔導課,可是也沒有聯絡好臺西客運的學生專車,所以專車只能跟平常一樣17:05來。教師LINE群組一堆老師在問「什麼時候放學?」整間學校沒有一個人知道答案。學務主任到15:00(若無輔導課,是16:00放學)才在導師群組表示:17:05放學,第八節課請導師安排自習。這位任課老師大概心裡OS:「這是什麼操作?」所以就退群抗議學務處效率,第八節課把他的導師班帶到球場放風。

筆者很好奇:學生生活作息要點明明都是生輔組在提修法,那如果放學時間歸教務處管,虎尾高中的分層負責表是不是根本沒訂?(註:這個表就是每個公務機關都要訂定,寫得很詳細,通常會記明XX事由A人員負責,經B主管核定、最終決策者C說可以動才可以動)

筆者姑且再舉兩個自己比較熟悉的例子:

1. 晚自習

教務處2020年9月7日,在新任陳惠珍校長的授意下,訂定「非住宿生晚自習規定」並修改住宿生自習規定」(且修改後者時,並沒有修改校內法規,而是直接下令)。這次的政策沒有經過學生代表參與的會議討論,引起軒然大波,告白虎高、靠北虎高罵聲連連,「學校怎麼都不聽聽學生的聲音?」當時,筆者向學生會、教官室等單位陳述過意見,大略意旨是涉及學生事務的法規修改,應該要開會,而且學生代表必須參與。

校長倒是有回應,但是最後採取的處理方案是:把《生活作息要點》有關放學後的內容全部刪掉,此部分交住宿生作息、教務處非住宿生晚自習規定處理。還特別說明,後者是「教務處額外提供的服務」,不是「生活作息」,沒有必要規定在《要點》。

等等,這又是什麼神操作?大家覺得「您決策應該要納入學生的聲音」,可是校長您指導學校的做法是「把原本合法的東西刪掉,然後把無視學生聲音的政策就地合法」?

2. 校務會議

2021年3月27日召開臨時校務會議,討論虎尾鎮公所前瞻計畫與虎尾高中的合作,現在弘道路側、光復路側新人行道,還有學生必須要走10分鐘到台西客運停車場搭車的新制,都可以追溯至這場會議的決議。

只是,這場會議是在第一次段考期間,雖說事出倉促,可是學生代表課業纏身,難以出席。經過筆者詢問兩位出席的專任教師確認,這場會議的確沒有學生代表出席。

依照《高級中等教育法》的規定,學校召開校務會議應有學生代表之出席,因此本場會議根本是違法召開,即使形成任何決議,應該也都無效。筆者在此建議,學校應考慮適當的辦理期程,避免再次發生類似情事。

道歉啟事:本篇文章原本於2021年5月31日張貼在個人部落格,先前版本說「學校根本未邀集學生代表」。感謝學務處幹事丁美華女士在當時的文章下留言指正:「開會時間因應鎮公所前瞻工程經費運用時程,辦理時間非常倉促,但仍想辦法邀集學生代表」。在這裡為個人不慎,沒有查證相關消息就予撰寫、公開,向國立虎尾高中致上最深歉意。

(三) 好大喜功,只重表面建設

的確,學校在2020年8月陳校長接任起,翻新硬體建設似乎沒有停過。套用國中美術老師的話,可以用七個字簡稱:「砍樹、拆屋、蓋房子」。從藝術多功能教室、F302物理準備室、校門排水工程到鎮公所前瞻計畫,在在都是例證。

這對學校來說未嘗不是好事,但是當年(2017年)薛東埠校長想要拆掉金英館,改建「多功能活動中心」時,國教署評委居然評說:學校歷任校長大興土木時,缺乏校園整體動線規劃設計概念。我看修澤蘭女士在天之靈如果看到這段,她一定吐血,當年曹校長聘請她來做校園規劃,虎尾女中校園之美可是被譽為「北景美、南虎女」啊。

再者,這些過程中,是否有學生的聲音?上文已經提及學校對於學生聲音不夠重視。有位曾兼行政職的老師聊天時向我提過,校園裡就算只是一棵樹,薛東埠校長也會要求工友阿伯不能亂砍,要經過開會討論,哪像2020年以後,學校都假日偷渡在砍樹,趁你不注意就砍光光。(註:我不是指金英館前的黑板樹)

本校弘教樓、勵學樓、圍牆,均屬修澤蘭女士大作,具歷史建築價值;金英館從56年使用至今,亦具文化資產價值。筆者認為,學校不應因營繕工程能見度高,就大興土木,校園規劃設計需要全盤考量、審慎思考。陳校長111學年度推動金英館改建計畫,列入新興工程,即汲取教訓,在2022年10月11日主管會議記錄中,可以看到總務處有「校園整體規劃模型呈現」的工作報告,實為虎尾高中行政的一大改進。

舊部落格版本稱詠絮樓(女生宿舍)也是修澤蘭設計,經筆者赴庶務組檔案室查閱建築圖,民國65年第二期增建設計署名者並非修澤蘭,敬向讀者道歉。請參考:〈虎尾高中由修澤蘭設計的建築〉一文。

還有,軟體建設方面呢?《聯合報》4月25日報導提到:「全國中小學校長協會秘書長謝金城表示,校長應熟悉新課綱課程,才能有效籌組會議,發展一校特色課程。……一校文化友善,行政作風上鼓勵教師發展專業,而非一味要求達成有關新課綱績效,是教師社群運作成功的重要因素。」這篇報導首段更明文揭櫫:「外界呼籲教育部提升校長對新課綱的認知,否則未來選高中像賭博,選到沒在推動新課綱的學校,就無法接受符合趨勢的教育。」(潘乃欣〈明星高中不一定最強!千人調查點出新課綱成功2關鍵〉,2021年5月30日查閱)

筆者認為,在硬體建設之餘,決策高層也應該好好思考,如何才能讓新課綱這把翻轉教育的鑽頭,鑽入虎尾高中硬梆梆的傳統教學岩盤中。

五、延伸思考:更深層的問題

這篇貼文經前演辯社社長OO學姊轉發後,虎尾高中教師(現為秘書)林OO老師留言:

1、希望OO多方查證再轉貼。
2、住宿生家長同意可外出。我在紛爭解決機制的課程中有做審議式民主釐清問題癥結,並向校長溝通及反映學生意見。
3、具體提出問題,若學校有行政疏失或失職之處,恰巧是體檢改進之良機。
4、盼就事論事,宿舍學生的權利義務是什麼?宿舍幹部的權威何來?

筆者認為,這是相當好的討論題材。在此分享個人從這四點中,看到校園治理未來發展的四大隱憂,並試提解決之道。

(一)本校學生缺乏公開討論平台

沒有資訊的公開,就沒有查證可言。本校學生想要形成網路輿論,或至少展開形成輿論前的先期討論,截至目前為止,只能透過匿名平台(告白虎高、靠北虎高等)。匿名發文導致查證困難,學生會109學年度第2學期班代會議幹部報告也肯認了這一事實。

筆者認為,學校可以考慮參考臺南二中。該校在官網就設有校務討論區,學生需要登入,系統顯示發文人會說「X同學」,既能兼顧隱私,又能達到學生為自己發言負責、顯名的目的。至於臺北大學校務建言系統,僅能提供單一學生建言給學校的管道,並無討論的功用,雖然比起虎尾高中已經好多了,但仍不盡理想。

113級學生正副會長當選人李日森、鍾秉諺兩位同學,在其競選政見第四項「落實資訊透明化」中就有提到「設置校務討論板」。依學生會2022年11月13日幹部招募貼文,已經列出招募資訊部員協助「論壇」架設的消息,但目前筆者並未見到作品。期望這項政見能夠落實,畢竟這至少不會像前一屆112級一些奇怪政見一樣,比芭樂支票還芭樂,八成沒有落實的可能。(例如:在某棟歷史超過50年的普通教室建築安裝盥洗設備、希望改善學校地磚。搞到作者不知道這屆當選人是在選學生會長,還是選總務主任?)

(二)決策者是否願意採納師生意見?

老師說她有在多元選修課討論過作息時間修改的問題,那麼按照廖姓學長說的,決策者可謂並無將師生經審議意見納入參採。前面提到113級學生會長李同學,他參與提出的2022年CRC兒少報告就有發現,學生的「受傾聽權」在校園中普遍不受重視。

愈多人討論,愈難形成共識、愈缺乏效率,但可以照顧到更多人的想法,促進互相理解,兼顧各方立場,這就有賴我們決策者思考,應該要如何抉擇了。

筆者覺得,薛東埠校長從馬公高中帶過來的「午餐與校長有約」是很好的制度(當然疫情期間就不是)。校長在午餐時間走訪各班,和學生聊聊對校務、對學習的想法,不僅讓決策者與學生溝通管道暢通,也會讓學生感受到領導者的親民。

(三)應進行學生民主參與培力

告白虎高常常有學生對學校政策發表看法,可惜的是,很多都流於批評謾罵,而沒有具體陳述問題,能提出解方者更是少見。這就證明了我們學校的學生欠缺民主參與的訓練,(又或是有民主參與意識的都不屑/不願參與告白虎高,並未參與到嘗試形成學生輿論的那一股微薄力量)

本校公民與社會僅開設最低6學分(課綱可開6~8學分),受限於進度壓力及前文探討的社區家長升學導向意志,實在是很難在教到相關進度時,培訓學生民主參與能力。

筆者以為,這應該在團體活動時間辦理。團體活動時間除了現行的社團聯課活動、週會演講,也應該開設學生自治專門的時段,包含:

  1. 學生會可以召開針對特別事項(例如教務部分、課程部分、社團部分等)的會議,廣納更多意見,別像班代大會常常是走個形式。
  2. 學校可以請專業講師為學生會學權部門負責人做培訓。這部分,112級學生會提出學權部的候選人沒當選,很可惜;113級當選人有學權部的政見,截至2023年1月6日本文發佈為止,筆者已經見到學生會 IG 有招募學權部成員的貼文,可惜 IG 帳號簡介的成員處仍未見到該部開始運作。

(四)住宿生相關法制規定及自治幹部權責

雖然這部分已經與本文關係不大,但是筆者覺得這還是一個值得探討的議題。虎尾高中對住宿生有極為繁雜而過時的規定。例如:〈宿舍管理要點〉第5點第6款第1目之9「早點名時,依當日課程穿著規定服裝,不得遲到及穿著拖鞋參加;任何時間離開宿舍,應遵守國民生活須知,服儀整齊。」《國民生活須知》是要「積極推行新生活運動,使國民生活在固有文化四維八德之薰陶下,走向現代化與合理化,使中外人士均能體認我為禮儀之邦。」新生活運動民國38年早就因為某人打輸國共內戰就告終了,這部〈宿舍管理要點〉還在引用《國民生活須知》,到底是哪個年代的管理?

更加奇怪的是,筆者常常聽到住宿生同學分享住宿生活,但是宿舍幹部代表的似乎是威權,採用動員戡亂時期的軍事化管理,而非民主治理,與現今社會嚴重脫節。男生宿舍幹部動輒斥罵、羞辱(但筆者須聲明:亦不排除同學因個人對相關幹部的厭惡,而假造消息,以上有關男生宿舍幹部描述,同學並無提出具體證據),女生宿舍幹部可以自行詮釋校規,對住宿生形成更嚴格規範效果(據聞108學年度時,女生宿舍幹部不允許住宿生著班服參加早點名。試問若生輔組長都公開說:下半身穿校徽運動褲,上半身穿班服、社服不算違反服裝儀容規定,宿舍為何不能肯認?)

如果〈宿舍管理要點〉要住宿生「確立倫理法治觀念」、「需遵從…宿舍幹部之指導」(第5點第6款第1目之11),課予住宿生服從幹部指揮的義務,那幹部遴選是否需要更合理的標準?幹部需不需要受到學校的監督?轉型正義口號講這麼久,高中的宿舍不知道民國幾年才會被「轉」?

六、展望

國文老師曰:最後一段來的期勉,這樣作文就「達標了!」

112級學生會正副會長當選人,原本是四組候選人中最不讓筆者期待的,因為他們的四點政見逸脫學生自治的範圍,有三點無總務處協助就不可能達成(甚至可能要國教署幫忙撥款),剩下一點邀請名人演講,週會、青年社早就在做了,筆者傾向應該歸於社團聯合會處理(但本校社團活動組行政怠惰,並未依自己發布的社團活動補充規定成立該會,如此的話,由學生會處理還不算太糟)。不過,他能夠在告白虎高留言,和多數學生輿論站在同一陣線,希望學校積極處理,可見其應該至少具有領導能力與抗爭意識。既然學生自治組織領導人有意識,未來本校學權發展值得期待。希望未來學生會能在學權方面更進步,不要因為藍衫虎離開校園,學生會接替其工作,最後整個「藍衫虎化」,變成專門辦虎籃盃、歌唱大賽的虎高康樂會。

本文原完稿時間是2021年5月30日,隔天111級學生會已正式發文,要求學校立即採取啟動調查、公開調查結果、確立修訂行政章則正當管道、撤換不適任教練等措施,筆者對此給予高度讚賞。本屆學生會在學權推展上確有重大進步。

很可惜的是,除了啟動調查外,筆者認為學校根本沒有做到後三點。據兼行政職的相關教師向筆者透露,高層似乎有意袒護涉事教練,大事化小,小事化無。遇到這種事的時候,筆者愈加覺得,孫文提出的超然獨立監察權、考試權,實在太重要了!

七、附記

這篇文章原本的標題是〈致虎尾高中未來的學弟妹:請不要以為我們跟北部明星高中一樣學風自由〉,為作者2021年5月31日發表,2022年8月12日改寫、擴充至六七千字,並放到方格子 Vocus 網站上。2023年1月6日,將文章遷移至此部落格。

最原始版本是作者在 Lionfree 主機使用 WordPress 撰寫的第一篇文章,post id 是 6,到搬遷前居然也累積了 2,358 次瀏覽。

作者認為,自己應該要對文章負責,雖然為了避免 SEO 問題,將舊的版本刪除,但仍留下了 Web Archive 上的存檔(2021年舊部落格版本,2022年方格子版本),供讀者參考。

學校行政與法制

告白國立虎尾高級中學 學生權利 虎尾高中 陳惠珍

分享
分享給你所有的朋友

留下留言
來插頭香吧!成為第一個留言的🌚👏👏

不建議使用真實姓名
這不會公開
選填
留下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