湖畔漫談 評論、文史與隨筆
準備學測看《搶救國文大作戰》?並非首選
2022-03-24
Huang Zhen

高二升高三暑假倒數第二天,請來剛畢業的學長姐做經驗分享。國文科第一位學長就提到:「國學就讀《搶救》的就夠了。」

個人看法是:何止夠,簡直太多!

這本台中一中徐弘縉老師編寫,被譽為「歷屆考生必買聖經」的書,實際上是評價兩極。它的國文知識[1]十分豐富,從六書到歷代作家作者,無一不包,可謂是市面上書寫最詳細的[2](按:部分內容,《國文超正典》所述更廣,但已脫出大考範圍,不宜用來準備大考,倒是適合閒來無事補充小知識),甚至有人說可以拿來準備中小學教師甄試。

而這也成為有些人批評的緣由。學測國文考科已明顯走向閱讀理解掛帥,課內形音義、語詞文法、文化知識早已不是重點。

虎尾高中一向忌諱討論分科測驗,因為相比學測,表現明顯弱於北部的明星學校。但是這裡有一篇110年7月《聯合報》[3]對 110 末代指考國文報導頗值一讀:指考國文/「為何要學國文」 預示新學測方向。內文要旨略為:110指考最後一個閱讀題組,引用師大國文系李清筠教授〈酒中之米:對國文升學考試試題的一點想法〉,從大考的歷屆考題討論「為何要學國文」。有興趣的讀者,可至大考中心網站下載110指考國文試題閱讀。

茲節錄部分內容供參考:

若教材選文為米,在試題中,會以米、飯、酒三種形式出現。

米:原形登場,直接考教材選文的詞義、語法、修辭手法、寫作方式或文意。

飯:雖已變形,但米之形仍可窺知,而延展性變佳。…將教材選文重要內容與試題所取材的課外文本特定概念相連結 ,是最常見的方式。

酒:最大量出現在題目中的形態。雖米已渾化無形,但無礙米為酒之原料的事實。學生解讀課外文本時,必然會啟動經由國文教材學習,逐漸累積的能力,同時連結相類議題或主題的理解,並整合運用適當的閱讀策略。

語文教學的理想是「用教材教語文,而不是教語文教材。」教材提供的僅是示例,師生研讀時,不僅要傳授/學習其中的知識、概念,更要以此為本,教會/學會國語文的某些規律、閱讀的某些策略與特定議題所可延伸的面向,以有效遷移到陌生文本的閱讀。

大考國文試題的命意,正在檢驗學生是否能用其所讀,同時寄望他們能如蜂採花而釀蜜,消化吸收教材內容,轉變成新能量。

這告訴我們什麼?

大考國文課本只考2~3題嗎?天大的冤屈啊!其實,整份試卷都不外乎直接出於課本與脫胎於課本。但是,並不是指將課本的詞彙解釋逐字逐句生吞活剝,硬生生啃下幾十位古人的作者生平,這是完全不符合考試趨勢的。讀課本,可以從老師解釋為何要寫出此句、段旨、段析來思考,這方是考生在準備大考時,讀課本的用意。

當然,依照慣例,古文十五篇的形音義還是要背。不過最近大考益有不考古文形音義,而是靠日常生活用字的趨向,只是較不明顯,大概受出題教授主觀影響。

《搶救》的內容,豐富歸豐富,但在現在考試趨勢下,不是準備學測的首選。不過,如果考生志在滿級,已將必考的古文十五讀熟,也培養了足夠的閱讀測驗、寫作功力,行有餘力讀讀《搶救》,不失為一好方法。

(作者為 108 課綱第一屆高中生,即 111 學測考生)

腳註

[1] 個人認為不能稱為「國學常識」,應稱之為「中國文化知識」。

[2] 雖然我對《聯合報》部分記者報導學習歷程檔案那種唯恐天下不亂,只想回到聯考的立場無法苟同,但無可否認,當會考、學測、分科測驗舉辦完後,全臺灣最關注的應該是聯合報,足見其教育新聞口碑之佳。

[3] 部分內容,《國文超正典》所述更廣,但已脫出大考範圍,不宜用來準備大考,倒是適合閒來無事補充小知識。

隨筆

國語文 學測

分享
分享給你所有的朋友

留下留言
來插頭香吧!成為第一個留言的🌚👏👏

不建議使用真實姓名
這不會公開
選填
留下留言